中国私募业的“红色贵族”

英国《金融时报》 记者联合报道 2010-04-1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2216?page=1

 

在中国新兴的私募股权行业,新天域资本(New Horizon Capital)是最具影响力和最为成功的一家公司。该公司管理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拥有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瑞银(UBS)以及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等诸多投资方。但光看其北京总部办公室,你是无论如何也猜不到这些的。

这家公司位于金宝大厦(Golden Treasure Tower)——一座靠近中国传统皇权中心紫禁城的一座普普通通的建筑里。在大厦的大堂里找不到该公司的标识牌。只有来到大楼第12层,看到门内一块小小的牌子上用中文写着“新天域成长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你才会意识到这就是它那简朴的办公室。

这家公司并不需要奢华的办公室,因为它拥有中国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温云松(Winston Wen)。这位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Kellogg business school)的MBA,行事低调,长相酷似其父——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温云松和新天域是新一代更为强势的“太子党”(中共高干子弟)中的领军人物。这些太子党在中国本土迅猛发展的私募股权行业占据着主导地位,通过重组国有资产和为私企提供融资赚取巨额利润。

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私募股权交易总额高达36亿美元,占亚太地区此类交易总额的三分之一。但业内人士表示,潜在市场规模要大得多。

据业内人士透露,太子党的权势,正使包括外国公司在内的关系不够“硬”的参与者们受到排挤。这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原因有二。首先,私募基金可以为经济现代化,以及为资本匮乏、但前景良好的企业提供融资渠道发挥重要作用。但唯有整个行业以一种专业、充满竞争的方式运行时,这些益处才能成为现实。

其次,一些当权者担心,太子党在私募业的主导地位,会加剧公众对中共高层内裙带之风和治理不善的不满。在一个缺乏民主体制下民选机制的不透明的威权体制内,这种担忧很难被驱散。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不久前进行的一次在线民意调查显示,91%的被调查者相信,所有富有家族都有着政治背景。

在接受人民网的采访时,前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表示,官员子女及亲属快速增长的财富“是老百姓最不满意的”。李金华因在1998至2008年间担任高级反腐官员而广受尊崇。他在采访中表示,“从现在揭露的很多案件都可以看出来,很多腐败问题都是通过子女、通过亲属反映出来的。”

许多精英人士的子女都在西方接受过教育,过去15年中,他们当中很多人被西方公司和银行聘用——这些公司希望借此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赢得国有企业在纽约或香港上市的承销权。大多数外国投资者都清楚,聘请党内高层的亲属担任顾问或雇员,有助于冲破官僚体制的阻挠和地方利益集团的阻力。

但现如今,这些机构和投资者都在竞相投资于那些一度为自己打工的太子党们创设的私募股权基金。“以前,这些有‘背景’的人的最佳选择是去高薪的西方投行,但现在经济实力已发生了转变,”一位因话题敏感而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现在他们跟那些外国人说,‘嘿,现在我说了算,手头什么单子都有——所以你们把钱给我,我自己来投资,还要分到大头’。”

私募行业著名的太子党包括李瑞环之子李振智(George Li)。他拥有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MBA学位,曾先后就职于美林(Merrill Lynch)和瑞银(UBS)。李瑞环曾在上世纪80年代末至2003年间担任中国高层领导人。据知情人士透露,他的另一个儿子李振福(Jeffrey Li)最近辞去了诺华制药(Novartis)中国区总裁一职,开始涉足私募业。

据银行家和私募股权投资者称,Wilson Feng是党内官方排名第二的吴邦国的女婿。根据媒体报道和知情人士透露,他于两年前离开美林,成立了一家与国有核能集团有关系的基金。2006年,美林之所以能够获得中国工商银行(ICBC)在香港上市的承销权,Wilson Feng起到了关键作用。工行上市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私募股权领域其他太子党成员包括李长春之女李彤(Li Tong)。李长春是中央政治局九大常委之一,主管宣传和媒体。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李彤目前掌管着香港中银国际(Bank of China International)旗下的一家私募股权基金,业务集中在媒体行业。毕业于斯坦福大学(Stanford)的前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之子Jeffrey Zeng,也创立了一家隶属于国有金融机构的基金。

“现在是中国金融业的关键时刻,”北京一家外资银行的主管说道,“但我们非常担心,外国人及其他有才能的中国人,正在被太子党和其他背景深厚、试图主宰(中国私募)市场的人关在门外。”

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鼓励本土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但对批准成立基金卡得很严,投资需要在无数的政府机构中打通关节。邀请高层领导人的亲属加入管理层,可以帮助那些初创的基金克服这些障碍。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怀疑太子党利用父辈的政治资本来牟取个人利益;在以血腥军事镇压告终的天安门事件中,这个话题就部分导致了公众的愤懑情绪。但北京政界的内部人士指出,有两个人为野心勃勃的新一代太子党起到了表率作用,加深了公众心目中的一种观念,即金钱与政治权力紧密相连。

前任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Levin Zhu)和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对许多外国投资者而言都不陌生。他们都曾就职于一些大型西方企业,或与之成立过合资公司。他们的父亲引导中国完成了过去二十年中最为重要的一些市场化改革,包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朱云来拥有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气象学博士学位。在纽约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于上世纪90年代末回到中国,并精心策划了对中金公司(CICC)实质上的收购——摩根斯坦利持有这家合资公司约34%的股份。

江绵恒拥有费城德雷克赛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电子工程学博士学位。20世纪90年代初回到上海后,外国投资者对他大献殷勤,将他视为中国最有价值的合资伙伴。目前,他控制着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Shanghai Alliance Investment Limited),这是一家运营上与私募基金非常类似的政府投资公司。

随着父辈自2003年起先后卸任,江绵恒和朱云来的影响力已有所减弱。但是,作为技术专家出身的“第三代”领导人的子女,他们为最新一代太子党的兴起铺平了道路。一位与很多太子党家庭有过密切交往的人士评价称:“这两位确实给人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即一些‘红色家庭’治理这个国家是为了牟取私利。他们的行为给年轻一代开了绿灯,刺激他们走出来大胆赚钱,毫不顾及这会给党或领导层的形象带来怎样的影响。”

一些分析人士和业内人士表示,就管理技能或财务纪律而言,把外国人和其它竞争对手排挤出去,由太子党独霸私募股权行业,不会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好处。

“对于太子党来说,私募股权是一个非常好的领域,因为你可以通过各种关系,在IPO之前进入公司,在很短的时间内赚上一大笔,”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教授史宗翰(Victor Shih)表示。“这是一种轻而易举的赚钱之道,人人都愿意因为他们的关系网而支持他们。人人都心甘情愿这样做,以期博得高层领导人的好感。”

与数位私募业的太子党关系紧密的人士表示,这些高干子女们常常感到自己是逆向歧视的受害者,因为无论自己怎样聪明、或如何努力工作,公众都认定他们的成功纯粹靠的是裙带关系。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私募业一些重要的掌权人士虽然的确从家庭关系中受惠,但是凭自身的资质也堪当其职。其中一个代表人物,就是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刘乐飞曾担任国企中国人寿(China Life Insurance)的首席投资官,管理着1万亿元人民币(合1470亿美元)的资金,现已接任国有的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Citic Private Equity Funds Management)董事长。

《金融时报》无法与文中一些当事人或其公司取得联系,而联系到的那些人也拒绝置评。

由于担心会激起公众的不满和对裙带关系的指责,有关领导人及其子女私生活和生意往来的信息,往往属于保守国家秘密法的管辖范围——这项定义模糊而覆盖面广泛的法案常常被用于迫使批评中共政权的人噤声。甚至连领导人亲属的存在通常都需要严格保密。在中国,通过互联网搜索太子党及其活动,往往受到屏蔽。

大多数太子党都生活在北京各处门禁森严的豪华社区,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都拥有度假别墅。他们的配偶几乎从不出现在公共场合。在北京,一些更年轻、相对不那么谨慎的太子党可以从他们的座驾上被识别出来,他们开着挂军队或武警牌照的豪华跑车,这些牌照可以让他们无视交通规则,也不会被警察拦下。

但太子党自身也面临着两难境地。如果他们的生意过于成功或高调,即使从未受到不当交易或享有特权的具体指控,也有可能损及他们大权在握的父辈们的政治命运。

一些分析人士和业内人士预见会出现这样一种局面:那些权贵家族的子孙通过私募行业来瓜分中国部分经济,牺牲者不仅有外国投资者,还包括与中共创始人有着直接血脉关系的上几代太子党。

但是,随着2012年又一次领导层大规模更迭的临近,中共党内存在的不为外界知晓的权力斗争必将进一步升级。一些分析人士表示,更为强势的年轻一代太子党的私募股权活动,可能会被政敌用作攻击其父辈的武器。

就拿温云松来说,“你肯定会猜想,如果自己的儿子在充满各种诱惑的金融部门处于如此显赫的地位,温家宝会不会因此受到某种胁迫,”史宗翰表示。“要是有人想对温云松出点阴招儿呢?”

译者/何黎

About zsk0518

a good man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