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用,我的天啊,谁知道!!

今天终于把这个博客搬迁到这里了,鬼知道能不能用,实验性的发一篇博文!!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欧美日本企业与台湾企业在华情况。

 

欧美日本企业主要依靠精英人才,台湾企业在大陆的管理人员主要是废才!!

所以欧美日本企业在大陆风生水起,台湾企业在大陆主要靠优惠!!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中国私募业的“红色贵族”

英国《金融时报》 记者联合报道 2010-04-1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2216?page=1

 

在中国新兴的私募股权行业,新天域资本(New Horizon Capital)是最具影响力和最为成功的一家公司。该公司管理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拥有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瑞银(UBS)以及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等诸多投资方。但光看其北京总部办公室,你是无论如何也猜不到这些的。

这家公司位于金宝大厦(Golden Treasure Tower)——一座靠近中国传统皇权中心紫禁城的一座普普通通的建筑里。在大厦的大堂里找不到该公司的标识牌。只有来到大楼第12层,看到门内一块小小的牌子上用中文写着“新天域成长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你才会意识到这就是它那简朴的办公室。

这家公司并不需要奢华的办公室,因为它拥有中国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温云松(Winston Wen)。这位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Kellogg business school)的MBA,行事低调,长相酷似其父——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温云松和新天域是新一代更为强势的“太子党”(中共高干子弟)中的领军人物。这些太子党在中国本土迅猛发展的私募股权行业占据着主导地位,通过重组国有资产和为私企提供融资赚取巨额利润。

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私募股权交易总额高达36亿美元,占亚太地区此类交易总额的三分之一。但业内人士表示,潜在市场规模要大得多。

据业内人士透露,太子党的权势,正使包括外国公司在内的关系不够“硬”的参与者们受到排挤。这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原因有二。首先,私募基金可以为经济现代化,以及为资本匮乏、但前景良好的企业提供融资渠道发挥重要作用。但唯有整个行业以一种专业、充满竞争的方式运行时,这些益处才能成为现实。

其次,一些当权者担心,太子党在私募业的主导地位,会加剧公众对中共高层内裙带之风和治理不善的不满。在一个缺乏民主体制下民选机制的不透明的威权体制内,这种担忧很难被驱散。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不久前进行的一次在线民意调查显示,91%的被调查者相信,所有富有家族都有着政治背景。

在接受人民网的采访时,前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表示,官员子女及亲属快速增长的财富“是老百姓最不满意的”。李金华因在1998至2008年间担任高级反腐官员而广受尊崇。他在采访中表示,“从现在揭露的很多案件都可以看出来,很多腐败问题都是通过子女、通过亲属反映出来的。”

许多精英人士的子女都在西方接受过教育,过去15年中,他们当中很多人被西方公司和银行聘用——这些公司希望借此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赢得国有企业在纽约或香港上市的承销权。大多数外国投资者都清楚,聘请党内高层的亲属担任顾问或雇员,有助于冲破官僚体制的阻挠和地方利益集团的阻力。

但现如今,这些机构和投资者都在竞相投资于那些一度为自己打工的太子党们创设的私募股权基金。“以前,这些有‘背景’的人的最佳选择是去高薪的西方投行,但现在经济实力已发生了转变,”一位因话题敏感而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现在他们跟那些外国人说,‘嘿,现在我说了算,手头什么单子都有——所以你们把钱给我,我自己来投资,还要分到大头’。”

私募行业著名的太子党包括李瑞环之子李振智(George Li)。他拥有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MBA学位,曾先后就职于美林(Merrill Lynch)和瑞银(UBS)。李瑞环曾在上世纪80年代末至2003年间担任中国高层领导人。据知情人士透露,他的另一个儿子李振福(Jeffrey Li)最近辞去了诺华制药(Novartis)中国区总裁一职,开始涉足私募业。

据银行家和私募股权投资者称,Wilson Feng是党内官方排名第二的吴邦国的女婿。根据媒体报道和知情人士透露,他于两年前离开美林,成立了一家与国有核能集团有关系的基金。2006年,美林之所以能够获得中国工商银行(ICBC)在香港上市的承销权,Wilson Feng起到了关键作用。工行上市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私募股权领域其他太子党成员包括李长春之女李彤(Li Tong)。李长春是中央政治局九大常委之一,主管宣传和媒体。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李彤目前掌管着香港中银国际(Bank of China International)旗下的一家私募股权基金,业务集中在媒体行业。毕业于斯坦福大学(Stanford)的前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之子Jeffrey Zeng,也创立了一家隶属于国有金融机构的基金。

“现在是中国金融业的关键时刻,”北京一家外资银行的主管说道,“但我们非常担心,外国人及其他有才能的中国人,正在被太子党和其他背景深厚、试图主宰(中国私募)市场的人关在门外。”

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鼓励本土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但对批准成立基金卡得很严,投资需要在无数的政府机构中打通关节。邀请高层领导人的亲属加入管理层,可以帮助那些初创的基金克服这些障碍。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怀疑太子党利用父辈的政治资本来牟取个人利益;在以血腥军事镇压告终的天安门事件中,这个话题就部分导致了公众的愤懑情绪。但北京政界的内部人士指出,有两个人为野心勃勃的新一代太子党起到了表率作用,加深了公众心目中的一种观念,即金钱与政治权力紧密相连。

前任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Levin Zhu)和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对许多外国投资者而言都不陌生。他们都曾就职于一些大型西方企业,或与之成立过合资公司。他们的父亲引导中国完成了过去二十年中最为重要的一些市场化改革,包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朱云来拥有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气象学博士学位。在纽约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于上世纪90年代末回到中国,并精心策划了对中金公司(CICC)实质上的收购——摩根斯坦利持有这家合资公司约34%的股份。

江绵恒拥有费城德雷克赛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电子工程学博士学位。20世纪90年代初回到上海后,外国投资者对他大献殷勤,将他视为中国最有价值的合资伙伴。目前,他控制着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Shanghai Alliance Investment Limited),这是一家运营上与私募基金非常类似的政府投资公司。

随着父辈自2003年起先后卸任,江绵恒和朱云来的影响力已有所减弱。但是,作为技术专家出身的“第三代”领导人的子女,他们为最新一代太子党的兴起铺平了道路。一位与很多太子党家庭有过密切交往的人士评价称:“这两位确实给人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即一些‘红色家庭’治理这个国家是为了牟取私利。他们的行为给年轻一代开了绿灯,刺激他们走出来大胆赚钱,毫不顾及这会给党或领导层的形象带来怎样的影响。”

一些分析人士和业内人士表示,就管理技能或财务纪律而言,把外国人和其它竞争对手排挤出去,由太子党独霸私募股权行业,不会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好处。

“对于太子党来说,私募股权是一个非常好的领域,因为你可以通过各种关系,在IPO之前进入公司,在很短的时间内赚上一大笔,”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教授史宗翰(Victor Shih)表示。“这是一种轻而易举的赚钱之道,人人都愿意因为他们的关系网而支持他们。人人都心甘情愿这样做,以期博得高层领导人的好感。”

与数位私募业的太子党关系紧密的人士表示,这些高干子女们常常感到自己是逆向歧视的受害者,因为无论自己怎样聪明、或如何努力工作,公众都认定他们的成功纯粹靠的是裙带关系。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私募业一些重要的掌权人士虽然的确从家庭关系中受惠,但是凭自身的资质也堪当其职。其中一个代表人物,就是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刘乐飞曾担任国企中国人寿(China Life Insurance)的首席投资官,管理着1万亿元人民币(合1470亿美元)的资金,现已接任国有的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Citic Private Equity Funds Management)董事长。

《金融时报》无法与文中一些当事人或其公司取得联系,而联系到的那些人也拒绝置评。

由于担心会激起公众的不满和对裙带关系的指责,有关领导人及其子女私生活和生意往来的信息,往往属于保守国家秘密法的管辖范围——这项定义模糊而覆盖面广泛的法案常常被用于迫使批评中共政权的人噤声。甚至连领导人亲属的存在通常都需要严格保密。在中国,通过互联网搜索太子党及其活动,往往受到屏蔽。

大多数太子党都生活在北京各处门禁森严的豪华社区,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都拥有度假别墅。他们的配偶几乎从不出现在公共场合。在北京,一些更年轻、相对不那么谨慎的太子党可以从他们的座驾上被识别出来,他们开着挂军队或武警牌照的豪华跑车,这些牌照可以让他们无视交通规则,也不会被警察拦下。

但太子党自身也面临着两难境地。如果他们的生意过于成功或高调,即使从未受到不当交易或享有特权的具体指控,也有可能损及他们大权在握的父辈们的政治命运。

一些分析人士和业内人士预见会出现这样一种局面:那些权贵家族的子孙通过私募行业来瓜分中国部分经济,牺牲者不仅有外国投资者,还包括与中共创始人有着直接血脉关系的上几代太子党。

但是,随着2012年又一次领导层大规模更迭的临近,中共党内存在的不为外界知晓的权力斗争必将进一步升级。一些分析人士表示,更为强势的年轻一代太子党的私募股权活动,可能会被政敌用作攻击其父辈的武器。

就拿温云松来说,“你肯定会猜想,如果自己的儿子在充满各种诱惑的金融部门处于如此显赫的地位,温家宝会不会因此受到某种胁迫,”史宗翰表示。“要是有人想对温云松出点阴招儿呢?”

译者/何黎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达赖喇嘛:坚持与中共对话立场不变是谎言!!

 

      达赖喇嘛今天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宗旨,他们表达藏人诉求,虽然没有取得具体结果,但坚持协商对话的立场依然不变。今天是西藏抗暴51週年纪念日,纪念集会于印度当地时间早上8点半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举行,达赖在纪念集会上发表上述讲话。达赖驻北美代表处负责人贡噶紮西将达赖的讲话内容,提供给中央社。达赖说,最近召开的中共中央第5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与以往不同,会中决定统一部署所有藏区建设发展计画。几天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再次强调这一政策。他说,在很多西藏地区,特别是农牧边远地区进行建设和发展,是一个好现象。但必须警惕这种以发展为名的建设,损害民族语言文化。也要严防这种开发成为破坏西藏高原自然环境的因素,因为世界屋脊的生态环境,维繫着整个亚洲人民的生活与福祉。他表示,未来西藏获得名副其实自治之际,西藏的行政、领导责任主要由现今在西藏工作的幹部担任。他呼籲西藏官员,以官方或私人的名义,前来自由的流亡藏人社会参观、视察,将有助于了解境外同胞的状况与愿望。达赖强调,当今的西藏在中共实施「爱国爱教」等各种政治运动的管制和打压下,各寺院的功能已变为遊览场所;出家僧众如同失去自由的囚犯,已经丧失研修佛法的机会,这明显是一种毁灭佛教的行径。而中国政府在西藏部署大批军警,并限制外人自由进藏等做法,显示西藏问题的严重性。他说,过去30多年,他们尽力透过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的对话,寻求解决西藏问题;并依据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宗旨,表达藏人的诉求,但是,他们的努力没有具体结果。达赖指出,以目前中共当权者的态度来看,很难在短期内有所成果,不过,他们坚持协商对话的立场依然不变。值得鼓舞的是,双赢互利「中间道路」政策和藏人客观的立场,得到以美国总统为首的世界政治和精神领袖,政府和民间组织的支援。

对于近来,新疆人民也遭遇到中共武力镇压的极大痛苦;许多争取自由的中国知识份子也遭受牢狱之灾,他表达关注与同情。达赖认为,13亿中国人民需要言论自由和了解事实真相,如果在中国能实现法治与透明的社会机制,将会获得人民的信赖,这才是和谐、稳定、发展的基础。他说,作为西藏人民的代言人,他曾多次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就西藏人民的基本权益问题,作明确表述,遗憾的是,没有获得正面的回应。

个人评论: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正式沦为外国取得中国利益的棋子,达赖喇嘛相对于西藏或中国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可言!!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现在自己都没有脸面回到西藏,如果不从北京中央政府那里取得巨大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不可能有脸回到拉萨!!
首先,他是反对1959年的西藏民主改革,其次他发送了西藏贵族阶层的武装叛乱,最后,他现在回到拉萨西藏的僧俗各界都不会得见他!!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从北京中央政府取得巨大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可能性几乎为0,因为他现在向中央政府提出的政治要求是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答应的,巨大的经济利益,当然共产党不会通过达赖喇嘛现在就在支援西藏的建设。
达赖喇嘛之所以向北京中央政府提出这么高的不切合实际的要求,就是为自己不愿意回到西藏自己设置障碍!!如果他接受今天的政治现实,那么达赖喇嘛就要回到拉萨,回到拉萨他就知道自己并不受西藏僧俗各界的欢迎,他会后悔回到西藏!!
虽然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是错误的,但是他为了自己的脸面一直要把这个错误坚持下去,直到自己死去!!至少他现在流亡中还有一些国家会利用他,他还有一些利用价值,如果回到拉萨,那么他将成为一个千人万人唾骂的僧,外国媒体记者会竭尽所能的羞辱他,世界上原来很多支持他的政府和政客会谴责他!!
所以达赖喇嘛不愿意牺牲自我成全西藏流亡藏人!!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泰国华人为何能入主总理府?

 

来源:凤凰博客: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367015.html


                                                                                           泰国华人为何能入主总理府?

                                                                                               李奉先 文

泰国,是个很奇特的国家,也是个很神秘的国家。

在世界近现代史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泰国那样经历了那么多的军事政变(大概只有巴基斯坦可以勉强PK);更没有哪一个国家,在经历了如此频繁的政变后,国王的宝座依然能四平八稳;也没有哪个国家如此虔诚地信奉佛教,连佛教的发源地印度也望尘莫及,乃至泰国僧侣可以替臣民起泰姓!

另外,没有哪个国家像泰国那样政坛乱象环生,但又对时政大局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泰国军人可以制造混乱,却也能平息混乱,泰国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是在军人的统治之下,人民却能相安无事。但每每轮到文人主持政局时,党派却又分庭抗礼,可谓奇也! 

奇特远不止如此,泰华裔更是在该国政治崛起,党政军无处不见华裔的影子。而且,多任总理均是百分之百的华人血统。这不是一个浪漫的传说,而是发生在泰国历史与泰国今朝!

一度以来,国人的视角,总是停留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华裔那里。从美国布什政府的劳工部部长赵小兰,到奥巴马新政府能源部长朱棣文与商务部长骆家辉;从新西兰首位华裔部长黄徐毓芳到日本反对党民主党力捧的女主播议员莲舫。也许,真正能和泰国华裔总理有一拼的是加拿大首位华人总督伍冰枝(当然,以华人为主体的新加坡除外)。

泰国的华裔真能干:1932年以来泰33届总理中,约有一半是华人!近10年来的几任总理差瓦立、他信、沙马、阿披实等均有华裔血统。前总理班汉·西巴阿差,中文名叫马德祥;前总理川·立派,中文名叫吕基文,是泰国第三代华裔;尤其是在他信内阁中约有70%以上的人有华裔血统!

按说,这样的生态是奇观。但若从历史的背景中加以分析,华人入主泰国总理府却又在情理之中。笔者的理由是:

1.历史上,华人因受郑昭王的感召与厚爱相继移民泰国,已过早的参入泰国政治经济生活。历史考证,绝大部分华人来自广东与福建。在20世纪初,潮州人占绝对优势,占40%,其他如海南人18%,客家人16%,福建人16%,广府人9%。潮州人之所以占尽优势,除了郑王的厚爱及连锁性的移民外,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曼谷与华南间的轮船通航,要以汕头为最早,大批潮人从这里下船到去泰国。后来他们相当多的人都是郑昭王出生入死的高级将领,为维护泰国的主权统一,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补充一点:无论从历史上与事实上来看,中泰两国的关系一向都是很神密的。虽然历史学家们对于泰国早期的历史说法不一。但他们均论证,泰族是发祥于中国的西南,尤其是云南,他们有数目很多的同族定居其间。难怪,当今国王自己也说:“华暹血统很深,即使我个人也有华人血统。”

2.历史上,泰国因回报华人领袖对该国的历史性贡献,曾限制本国人与印度人、马来人、西方人等通婚,但给华人与泰人通婚的特权。说到底,泰国政府对华人的同化政策是卓有成效的,目前泰国不存在任何华人问题。

所以,今天,已经过早同化的华人在泰国政治和经济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上至总理,下至知名企业家,均不乏华人背景。

3.无可争议,随着泰国政治民主化的发展以及华人经济力量的增强,华人的话语权得到尊重。环顾全球政治走向,向来都是经济指挥政治。华人经济在泰国的迅速发展,必然促使其政治崛起。

鉴于华人经济约占泰国国民经济的60%,约占泰国私营经济的80%左右,80年代以来,泰国政府为解决泰共问题,制定了一系列更加民主化的政策,华人在政治、经济等方面得到了与原住民更加同等的权利。这一时期原有的华侨为了更快地融入当地社会,愿意淡化自己的华裔身份而改入泰籍!

4.历史上,中泰文化相互渗透和影响的结果,致使华裔成为泰国优秀的政治群体。尽管泰国华人一般仍过中国的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秋、腊八、祭灶等传统节日,但华人普遍有泰国名字,泰语流利,会说中文的已经很少。

尤其是在宗教信仰上华裔因考虑政治前途,自愿意信仰泰人所崇拜的小乘佛教,而开始减少对儒教和大乘佛教的信仰。这些均为日后迈入政界高层铺路。

5.华人在泰国政治经济领域受宠也有其复杂的历史恩怨。.

6.华人对泰皇和泰国政府的效忠感情由来已久。尽管国王没有掌控国家实权,但德高望重,人民拥戴。而泰王室成员大多与华人有着很深的感情。其中,尤以诗琳通公主为代表,她不仅是中国人民非常熟悉的老朋友和中泰关系的友好使者,也是活跃于泰国华人集团的政治人物。平时,她钟爱中国文学、历史和文化,尤爱读唐诗和《史记》,能用中文吟诵唐诗。泰国王室长期、温和的态度强化了华人对泰皇和泰国政府的效忠 ,使得他们能较好地融合于当地社会 ,成为泰国主体民族的一部分。

由此观之,特定的历史,产生特定的文化和特定的政治生态。泰国华人为入主总理府而纷至沓来,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有必要指出的是,泰国华人,毕竟是泰国的华人、泰国人。在关系到国家利益方面,他们必然遵循的“泰国主义”,也许这是一个既让人亢奋又让人尴尬的境况,就如一种感觉:在为这些炎黄子孙呐喊助威时,不小心却挨了一记闷棍……

这样的感觉,”剪不断,理还乱”!就如李光耀父子只能是新加坡人而不是中国人,让人忽而心热,忽而悲凉……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讲“反腐败”也只是讲讲而已!!

 

     中央纪委研究室研究员邵景均在最新一期《求是》杂志上撰文说,任何政党、政治集团执政以后,都面临着失去政权的危险。在和平建设时期,危险主要来自执政党内部的腐败。执政党只有坚决反对腐败、有效地预防腐败,才能保持执政地位,维护国家的稳定和发展。

     中央几代领导人都讲“反腐败”,但是哪一个把“反腐败”真正做下去了呢,现在还不是越反越腐败!!每一次在腐败到人民几乎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提出要“反腐败”走一下过场之后不了了之!!现在中国的腐败渗透到政权和商业的每一个毛细孔里,从中央政治局到农村的最基层的村级行政单位都有腐败现象!!现在的腐败是越来越有恃无恐,上下一条龙的腐败,不知道中央要怎么“反腐败”。中央对于“反腐败”好像一直没有拿出任何一个可以对付腐败的策略,官员的财产申报不能形成一个法律,官员的权力集中无制约,司法不能为人民伸张正义、不能惩恶除奸,甚至可以说司法体系和官僚体系都是一并的腐败,我不知道中央政府用什么制度“反腐败”。

     个人认为中央现在对中国的腐败现象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少数分子”阶段,你现在不承认腐败已经存在中国大部分甚至是绝大部分官员行为中,中国的“反腐败”怎么可能彻底进行呢??中学的时候我们都学过一篇古文《扁鹊见蔡桓公》,蔡桓公说自己没有病不接受治疗,就算是神医扁鹊也没有办法挽救蔡桓公的生命!!现在蔡桓公已经不说自己没有病了,而是说自己的病不是癌症只是感冒而已,让扁鹊给自己开几剂感冒茶祛病。不愿意正视自己的病情,不愿意对症治疗,当然不会治好病症!!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